全国客服热线:0755-36626161

行业新闻

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看完此文你就知道了,我们是金融界里的灵魂玩家

返回>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04-10 10:50


      很多人都知道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Brigade Water,知道老板Ray Dalio写了一本《原则》,却不太知道对冲基金的具体运作规则,和利润来源。在这个公众号,我们将详细为大家探秘。

 

      我们组建了多个评估国家货币价值高估或者低估模型,建立了我们的周期算法。目前我们建立了5因子模型(市场风险因子Rm-Rf,市值风险因子SMB,账面市值风险因子HML,盈利能力因子RMW,投资模式因子CMA


(5因子模型)

      这个模型,简单来说,除了市场风险之外,对一个国家未来1-3年的经济趋势评估和该国货币体系的币值评估都会影响到基金的回报。更直接地说,受政治政策干预的国家,货币存在明显被高估或者低估的可能,随着政策的开放和自由化,币值的回归会给我们带来长期且稳定的对冲利润。

 

       终于开始说到赚钱这个事上来了。我们建立这套5因子模型之前,把全球排名前十的对冲基金公司的公开信息都研究得七七八八了。虽然不能所博众采之长,但是也相当于有我们蓝石自身的特色。

 

      很多技术人员一开始看到我们的策略时,认为这是马丁或者是类马丁。其实本质上,完全不是。我们在组建这套模型的时候,最关注的核心是,它超越市场风险的正回报,特别是在实测中超过五因子模型预测得到的正阿尔法

 

      有些国内的基金公司宣称的正阿尔法,宣称自己在承受1的风险时,能得到10的回报,在我们眼里属于虚假宣传范畴。因为他们是在行情好的时候,先做出安全垫,再去计算风险回撤,而不是以净值为基点计算的最大回撤。

 

 

 

      比如说,我们的资产管理专户,100万美金,前边两年即使已经赚到翻倍了。只要净值往回退15万美金,在我们这里就算是最大回撤。在这里的回撤的情况下,我们大约能给投资人做到40-50万美金的账面利润,25-30万美金的落袋利润。这个在同行业内,已经算非常强了。

      赚钱始于学术,但是只有不断地深入研究,随着整个国际政治经济的大变化,进行模型微调,才能持续盈利。

 

      跟詹姆斯西蒙斯的大奖章基金不一样,我们的策略大部分的东西都是可以分享的。因为我们根据众所周知的价格异常进行交易。例如2019 美国经济放缓,加息进程受阻,这些信息所有人都知道,并非我们所独有。并且我们的策略不会去判断或者去赌一国经济的好坏。

 

      我们追逐的是价值异常所产生的机会。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只要有江湖,就会有异常。经济大环境是变数,不同的政党执政也是变数,天灾人祸异是变数,每一个变数都可以纳入我们的5因子,并分享不同的权重。这些变数就是产生异常的源泉,也是我们获利的源泉。

 

      因此很多国家的政党,都讨厌对冲基金。因为他们感觉,只要一有什么事,对冲基金们就像苍蝇一样盯过来,不停地吸血,影响他们的执政纲领。但是回头想一想,正是因为有人对经济犯错,对执政犯错,虎视眈眈,你才不敢乱来啊。因为错了,就要付出血的代价。鼓励吹捧只能吹大泡沫,而惩罚才能刺穿泡沫。

 

      我们的利润,就在于刺穿泡沫的过程。为什么对冲基金,获利的订单都是以做空为主,因为他们是泡沫的刺破者,是上天行使自然力的金融法杖。我们看到的虽然只是一串串密密麻麻的数字,但是我们可以为大家解读这些数字背后的意义和金融法则。

 

      大家自己炒股,不知有没有这样的感觉,抄底抄底,还没到中间,子弹已经打完了。这说明你已经失去了对头寸的控制力了,进入了让人宰割的阶段。最老练的对冲基金拥有对投资组合头寸的强大控制力。我们常说,遇到黑天鹅怎么办?遇到黑天鹅就是考验模型对头寸控制力的时候。这就像深圳的台风,风来了,谁站得住脚,谁就笑到最后。金融界的百年企业,无一不是抗风巨塔。

 

 

     我们蓝石的对冲策略虽然目前规模不到4000万美金,但是抗起风险来,那是绝对硬气。经历过各种金融危机和事件,很多金融企业都不在了。我们不仅活得好好,去年扣除管理费还能给投资人实现27%的落地利润,就是一种对策略的验证。

      另外,我们虽然使用了杠杆,但是我们只使用安全度极高的杠杆比率,而不是使用危险的杠杆效应。有些人炒股,用了几倍的杠杆,还敢全仓杀,号称“敢死队”。在我们眼中看来,无异于自杀。 如果跟这些人相比,我们只能算“怕死队”,而且是非常的怕死。

 

      这里边除了组建和微调模型外,还花了很多工夫。其中包括对冲基金内部的人员职能分离制度,考核及替换制度,激励制度。数据源把控,程序智能化控制,黑天鹅紧急应对方案,价格异常监控,成本异常监控,自动化风控和人工风控,后期数据核对等。

 

      我们12号人要完成以上所有的工作。每一个环节都是如此的精妙而繁琐,宛如一个古老的瑞士精表厂。其中如“机芯”般存在的内容是,策略模型的组建,这是一个对冲基金的灵魂。以上所有的环节,当我们接近完美地做到时,才呈现出每年高于别人的收益率,风险才能远低于个人炒股。而我们的模型容量如今已经拉升到10亿美金级。在此之前,我们具备这样的容量承载力。

 

      有很多人还在学习巴菲特寻找被价值低估的成长型股票。这里边实际有几个问题。

 

      第一,这种策略已经人满为患了。

 

      第二,A股几乎买不到真正的价值被低估的股票。先不说上市前的ABCDEF轮融资,产生的股东套现。上市后,这简直是玩家市场。中国要真正出现价值被低估的股票,除非引入做空机制,才有可能。否则,全都是圈地玩家。而且最顶层的几个大玩家,互相之间一定都是认识的,是他们的圈子里的。

 

      第三,即使找到了,也很少人能忍受其升值的漫长过程。我们曾经推算过,在选择大盘股且基本正确的情况下,进行价值投的年化收益率大约在百分之十几,而这个周期,至少是10年。

 

 

 

      聊到最后,依然只是赚钱,还是如何为投资人尽可能安全地赚钱,这就是我们的使命。很多事情,其实无需自己亲自摸索,而是寻找专业的合作伙伴。你有钱,我们有技术,确认资金安全,试着做,这事就不知不觉地成了。

上一篇:吴晓求说:人民币2020年能实现自由兑换? 忍不住吐槽一下中国某些经济学家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