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客服热线:0755-36626161

投资知识

主页 > 投资学院 > 投资知识 >

蓝石志01:我们的金融江湖

返回>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03-20 10:21


我们并不会轻而易举地使用一个对冲策略,首先是经过一个漫长的测试期,调试期。然后到自有资金再测试,最后才推向市场。
 
我们的核心是风险管理,然后才是策略。因为风险管理意味着,遇到极限情况的时候,亏损是否在基金的可控范围内,基金还能否顺利运作。只有保证这条大船顺利航行,才去考虑策略的盈利能力。简单来说,在安全的前提下,尽可能多地获利。
 
管理别人的钱,其实是一件很谨慎很专业,并且长期处于高压下的一个事情。人的情绪要做到长期稳定也比较难。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是,第一增加套利的周期,因为周期变长,需要做的决策就变少。第二,在能执行策略的情况下尽可能地智能化,因为智能化能够有效地减少情绪决策。
 
而风险控制第一步基础的工作就是,让所有的订单都在这个系统的运作下工作,而不进行没必要的人为干预。我们不断地在模型里加入各种可能引发黑天鹅的因子,减少出现严重亏损的可能。
 
对冲基金因为投资标的常涉及到一些金融衍生品,所以往往也会用到杠杆效应。国内人们对于杠杆的恐惧主要来源于配资。很多个人炒股用到配资后,最终往往血本无归。
 
好的仓位管理和杠杆效应实际上是相互结合起来,并不是市场给我们多大的杠杆,我们就要全部用完。而是通过较低的仓位管理来调控杠杆,一般在海外的衍生品中用到5-10倍的杠杆是正常的现象。因为只有合理的杠杆放大效应,才能获得可观的收益,要不然凭什么投资人可以获得平均20-30%的年化回报呢?
 
我们有史以来盈利最大的一年是2016年,当时股票跌成了狗,而投资我们的资金得以幸存,在那一年我们的对冲基金回报率达到了30%+。 我记得当时香港有个小报纸的主编投资了我们,最后在他们的报纸里有一篇文章提到“香港蓝石控股这家公司赚得太多了,多得我不敢再投”。
 
公司从2015年开始,就尝试把净利润部分进行实业投资。我们并不像有些金融公司那样铺张浪费,尽可能地在小的场地里办公,并提高人员的利用率。其中2016年时对冲基金团队达到25人,我们调整重新缩减回到20人以内。因为这20人,即使未来基金规模达10亿美金级,也基本无需再增加人手。我们各方面节约来的钱,投入到跨境购物机,生态农庄,购买商住楼,地皮等实业。
 
有狂热的投资人曾鼓励我们共同购买游艇和直升机,但是我们的决策层均认为目前还没有足够厚的安全垫,节约是有必要的,不能被短暂的胜利冲昏头脑。
 
2015年,当大盘从5100点到腰斩时,我们看到很多国内的私募基金崩溃。2018年,我们再次看到一批私募基金崩溃。崩溃的远不止私募基金,还有大量的P2P。2008那一次,我们并没有看到和经历。但是自从2011年蓝石成立至今,见到的最大的两次奔溃。这八年我们还经历了被人冒名顶替,被人恶意注册类似名字,被网络黑客勒索,等等。
 
很多东西向我们伸出了诱惑之手,我们坚持不插手次级抵押贷款证券,不做P2P,不经营对赌盘等等,要么是高风险,要么是可能会损害到终端投资者利益的事。人在面对诱惑的时候保持本真已是很难,何况要说服一个团队来抵制诱惑。很多人都希望赚“快钱”,可是他们没想过,当“赚快钱”成为一种习惯的时候,会慢慢地毁掉人的一生。
为什么很多人“废了”,就是因为曾经的钱来得太快,快到再也无法应付余生的挫折。
 
我们建立蓝石团队的时候,对于人才的筛选极为苛刻。人品首当其冲,其次是对对冲基金的持续热情。因为未来的回报会与持续投入的热情成正比。持续的热情也会产生深度,进而提高效率,最终达到我们所谓的“能力”。我们更愿意放缓扩充的速度,花长时间在内部培养一个人,而不是简单地挖一个有能力的人过来用。
 
在基础人才储蓄阶段完成后,我们同步使得交易策略变得更加成熟。接下来,我们希望跟一些大的财团和机构合作,让他们使用我们的策略,或者购买我们手中的投资组合。因为我们手中关于各个国际货币的头寸未来会变得越来越大。为了避免成为市场短期攻击的目标,我们必须要通过大机构来分散手中的头寸。
 
高盛这种大鱼玩的就是“大鱼吃小鱼”的游戏。国内很多财团一旦跨到海外,哪怕即使以为自己稳稳当当地待在国内市场,依然可能受到高盛直接或者间接的狙击。要成为一条大鱼,首先就要做一条滑溜溜,不容易被吃掉的小鱼。要组成一个鱼群,就要教会其他小鱼如何避险。因此,我们接下里的工作重点是,帮助那些准备进行全球布局的国内财团进行海外避险,规避高等级玩家的猎杀。
 
比方说因为对各国政策,经济制度不熟悉,在不适合的经济周期里把投资金额兑换成英镑可能会对公司造成极大的汇率损害。又比如说,在欧洲低迷时,没有把握好战机,最终又错过了收购便宜资本的时机。
 
海外跨国财团往往和金融力量联合作战。而欧洲的贵族思想,更是使得他们更愿意和本地财团合作,吞并外来者。这个时候,想跨区域打劫的中国财团,就需要我们自己的金融力量保驾护航。例如,汇率上的套期保值,不同货币之间的对冲增值。利用我们的对冲基金,源源不断地提供现金流,保持持续的火力攻击。
 
很多实业,其实不是被竞争对手攻击死的,而是被资本掠夺无形攻击倒闭的。很多金融市场,根本就是半透明甚至不透明。即使出现法律纠纷,也没有办法进行专业化的评估。而我们试图建立中国人自己数据系统,在流动性对接方面,在全球金融规则下,占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这个过程,无论在建立模型,在对接流动性,在律师事务处理,会计处理等等各个方面都非常的困难。所以,我们也希望得到一些跨国财团的庇护。其中包括,资源庇护,政治庇护。我们在全球金融的角色,对于外国人,我们要扭转地位,成为掠夺者,从国外金融机构口中抢食的人。对于中国金融,我们要做消防员,减少被高盛等企业狙击的可能。

上一篇:我们蓝石是如何运作一支多策略对冲基金的
下一篇:蓝石志02:对冲王朝